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智库 图片 视频 全国

人文

旗下栏目: 教育 公益 人文 创业

难忘童年学敬神

来源:本网 作者:黑土情浓 人气: 发布时间:2021-02-10
摘要:我的故乡位于苏北三县交界处,那里民风淳朴,年味里虽有不少神的色彩,但人们并不拘泥古俗,简化的同时,自行增加些娱神、自娱之味道。1957至1967年间,是我5岁到15岁的童年时代,因为有些敬神仪式俗定男子操作,我是家中唯一男孩,所以与神打交道的机会比姐

  我的故乡位于苏北三县交界处,那里民风淳朴,年味里虽有不少“神”的色彩,但人们并不拘泥古俗,简化的同时,自行增加些娱神、自娱之“味道”。1957至1967年间,是我5岁到15岁的童年时代,因为有些敬神仪式俗定男子操作,我是家中唯一男孩,所以与神“打交道”的机会比姐姐多。

   “年味”,从腊月二十四送灶老爷上天那一天就“闻”到了。灶老爷是个家家都有的神,他以锅灶为府,常年监督一家人善恶和保平安。这一天上午,母亲买来“跑灶”、印龙方纸和箔。跑灶是16厘米见方的黄纸,上有木刻图案,印有骑驴的灶老爷,头戴类似宋朝的官帽子,驴后有一仆人高举长柄子伞;印龙方纸是25厘米见方的白纸,上有蓝色龙图案;箔是一小捆方纸,每张4厘米见方,黄色夾杂蓝色,蓝色纸上有金色粉末。母亲教我将黄蓝两色箔打乱,放在印龙纸上,说这是灶老爷的路费,另放十几粒五谷杂粮,供他上天“展览”用,再抓一小把麦麸和谷草用纸片包起来,说这是小神驴的饲料袋,最后将印龙方纸四角抄起来糊好,类似当今的“旅行箱”。如果买不到跑灶、印龙方纸和箔怎办呢?好办。母亲叫我将黄色旧作文本的无字封底撕下,用锅底灰兑水画一张跑灶,我说用黑墨不行吗?她说锅底灰可能就是灶老爷的“真身”呢。至于印龙方纸,可以用蓝墨水画个龙的;箔如买不到,就用黄火纸剪方代替。

   下午,母亲开始做糖面饼,这饼俗称“祭灶饼”。我想提前吃,她就叫我拿到门外吃,以防灶老爷看见不好;而夲生产队表姑家做祭灶饼时,表哥们多数提前抢吃,表姑只是望一眼灶门说:“灶爹灶奶胸如海,孩子先吃莫见怪”……

   敬送灶老爷上天的仪式开始了:母亲在灶台上放三碗茶水、三叠祭灶饼,点上一柱香,然后将那张跑灶贴在墙上,再涂一点糖在灶老爷画像的嘴上。同时令我跪在灶门前,将“旅行箱”放灶门焚烧,我初期不会说祷告词,母亲帮我说:“灶老爷呀上天台,五谷杂粮随你带;一年四季保平安,只准说好不说坏。”接着叫我磕三个头,爬起身撕一点点祭灶饼放纸灰上,再把三碗水端出泼到屋顶上,喊一声“上天啰!”有一年表姑家没买到糖,只做几块麦面和玉米面混合的团饼,另加三个熟山芋。大表哥在焚纸时说:“灶爹灶奶灶小娘,今年祭灶没买糖;特敬三个糖山芋,鲜甜鲜甜请你尝”……

   送走灶老爷,让他在天上开了几天“干部会”后,还要在年初一那天早上迎接他归来呢,这仪式俗称“接灶”。之前,还要在年三十那天贴“灶码”,这是一张36×25厘米的小年画,上半部是二十四节气和农事活动,下半部是灶老爷和他夫人的木刻彩印画,有的灶码还有第三部分,印有财神爷等画面。灶码是专门贴在灶门旁屋墙上的,两边贴上小对联:“上天言好事,下地得平安。”贴灶码是让灶老爷回府时第一眼看到,让他感知全家人对他“个神崇拜”的同时,提醒他勿忘本职“下地保平安”。

   大年初一早上,母亲早早起床,在灶台上放三碗清茶和三小碟糕点,点上香后喊我起床揭下墙上那张骑驴跑灶,连同几叠箔在灶门口焚烧,再磕三个头……最后跑到门外放一小掛鞭炮,迎接灶老爷从天台归来。

   接灶焚纸时讲究少说话或不说话,寓意“闷声大发财”。有一年,母亲刚帮我点火放过鞭炮,就见西边表姑手拿高梁楷追打二表哥,母亲连忙跑去拉住她:“大年初一你打什么孩子?!”表姑气道:“我叫他烧纸不说话,可这小孬种边磕头边连续放了一连串的臭屁,这不是正应了'磕三头放六屁’的古话么?灶老爷和财神爷要是生气不来了,姆(咱)家不是要穷一辈子吗?”母亲夺下她的高粱草楷笑道:“不要真打,做做样子,灶老爷就消气了,他和财神爷说不定早就到你家了”……事后我才知道,头天晚做年饭时,表姑用许多萝卜加豆腐,油炸成假肉丸子,二表哥可能是吃多了的缘故呢。

   年俗中所敬的第二个神是土地爷,他和灶神不同,一个村庄上一个,以土地庙为府。我们庄上的土地庙,是用开了门洞底朝上倒扣的大缸代替,内有他的石雕像。大年三十家家“烧土纸”,近处的人家到庙前,远处的人家可在沟头望着庙烧。其仪式是端一小瓦盆,内盛熟猪肉和一双或三双筷子,几根大葱。选定地址就地烧箔或黄草纸,夾出一点点猪肉、摘下葱须放纸灰上,再磕三个头。有的人还会带壶酒,边滴酒边说几句:“土地爷你走几步,喝了千家吃万户,吃后再拿零花钱,保佑我家养肥猪。”我不会说就会望空喊一句:“土地爷爷,请你跑过来吃肉拿钱啰”……

   年俗中除敬神外,还要在年三十晚上敬祖宗。是在堂屋供桌前拉桌摆上酒菜,烧一大堆纸钱,边烧边喊:“老太太、爹爹(爷爷)奶奶,都来家喝酒吃菜拿钱过年呀!”之后瑞杯泼酒、拿筷子破菜破饭,全家人依次望着供桌上的祖宗神主牌叩头。

   敬祖和敬神最大的区别,是磕头数量不同。因受“神三鬼四”的几千年俗定,给家中亡人磕头必须磕四个。记得我六岁那年正式敬祖磕头后,姐姐又叫我拿些黄火纸,在供桌左前方东门旁单独给父亲焚纸钱,之后我磕三个头就爬起身,二姐喊道:“少磕一个!”大姐过来手按我肩:“快跪下补磕一个!”我昂着头说:“姆(咱)大(爸)是神!磕三个没错,他和灶老爷土地爷是一样嘛!”大姐惊问:“你说啥?”我说妈妈不是说他“给命西升”了吗?上了西天,不是神还能是鬼吗?我跑过去手指墙上的年画说:“这些画画,还有猪肉和粉条,不都是他在西天打电话叫人送来的?”姐姐追过来还想叫我补磕头,这时母亲进门说:“算了,不要补磕了。”说完后望了一眼墙上毛主席的像,含泪道:“孩子们呀,共产党才是真正的神呢”……  (作者:黑土情浓)

 
责任编辑:周洁

最火资讯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智库 | 图片 | 视频 | 全国

中国民协人文关怀专委会主管 苏ICP备19064201号-1  公安备案:32011202000167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