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中国人文经济网 > 文艺百家 > 正文

刻骨铭心丙

作者:根华 来源:本网 关注: 时间:2019-11-28 00:24
歌词创作素材:刻骨铭心丙
根华

其11:那晚,沉醉不知归路
喝多了上来坐坐。
夜深了起身告辞。
梅雨季刚刚过去。
夜灯下马路忧郁的油光。
右拐,左拐,右拐,左拐。
宽大的马路,走不下一只螃蟹。
路过一家超市。
走进去,老板我要一支老冰棒。
忽然想起30年前上小学的我。
暑假勤工俭学在新沂河东冰棒厂。
路过一家烟酒店。
是不是进去买一包香烟。
迟疑间已经走过去了。
紧接着路过一家银行。
想着白花花的银子被歹徒抢劫。
咒骂着“你是杀人不见血的刀”。
我摸了一下左胸。
钱包像乳房一样鼓鼓的呼之欲出。
我又摸了一下裤袋。
手机还在安然地睡觉。
半夜了,欢迎来骚扰我啊。
我忽然想起切过乳房的一个制片人朋友。
我还去医院给她送过花。
屁股大大的,丰乳肥臀。
我忽然想起贾平凹。
此处省去一万字的陕西大家。
连擦屁股的报纸都要“不亦乐乎”。
我忽然想起白鹿园想起陈忠实。
想起人要忠诚老实,人要放心可靠。
否则你人品不过关说啥也没用。
我忽然想起狂妄得一米多高的丁成。
这个自称有贾平凹女儿微信。
还天天跟贾平凹女儿聊天很热乎的诗人。
真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蛤膜。
我忽然想起我爹爹。
敌人屠刀下抢尸体不倒。
却牺牲在癞蛤膜喷出的浆液里。
我忽然想起范乡长郭镇长。
他们今晚喝的是不是啊。
忽然想起塘沟张圩扎下。
想起尚洪祝范乃明。
想起政声人去后,民意闲谈中。
 
那晚,沉醉不知归路。
我走到一个路口。
一辆豪车呼啦啦从我身边飞驰而过。
车窗里传来一阵女人淫荡的笑声。
忽然想到坐在宝马车里哭泣的女人。
忽然想起长门咫尺闭阿娇。
人生失意无南北。
我想起驾校。
那个暴君一般的教练。
一根接一根抽着学员递过来的香烟。
想起那个跟我一起学驾驶的哭鼻子女孩。
那个去西宁二炮当兵的小女兵。
怎么改为火箭军后就没了音讯了呢。
做人要方,做事要圆。
我又路过一家医院。
我想起急诊大楼前。
那个被我不小心开门。
把脚面撕开鸡蛋大口子的。
一个叫做好人难做的骑车带着二宝的女人。
好人难做,咱也得做,不做心不安。
善良还是带着点刺儿好啊。
我忽然想起抽鞭子晨练的那个山东聊城男人。
刺耳的鞭子声,把空气打得皮开肉绽。
好似在诉说被处分之后的“背黑锅”冤枉。
你比窦娥还冤比屈原还屈吗。
有本事你拿面条上吊去啊。
 
那晚,沉醉不知归路。
不对啊好像迷了路。
抬头看北斗,七星高照。
怎么走来走去又到苏州路。
走过去吧!一个声音高叫着。
斑马线线上,一起同行的居然还有一对母女。
我们像一家人那样。
一起走过斑马线。
她们右拐。我左拐。
我忽然想起。
鸟巢散步的那个滂沱大雨的傍晚。
长城游玩的那个烈日炎炎的中午。
跟我同行的一对母子。
我们像一家人那样。
同进同出同吃同住。
等七天后回到苏州路。
她们左拐,向南。我右拐,向北。
无问西东。
 
我抬头望了望高楼。
月光下天地,怅寥廓。
我忽然发现前面有个人。
他跟我一样。
一边走路,一边抽烟。
我跟他一样。
一边抽烟,一边上楼。
咚咚咚,芝麻开门。
刺耳。
然后再也想不起什么了。
是想不起,还是不愿意说。
你懂的。
 
一生要醉过一回,才知道酒的火辣。
一生要爱过一回,才知道爱的真谛。
凡是没有接种过疫苗的,总会来一次。
(写于2019年8月8日,修改于11月15日。)
作者:根华。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返回顶部
·上一篇:“王尽美学术研究”社科专题研讨会在海州召开 ·下一篇:著名书画家陈明永艺术作品赏析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Copyright © 中国人文经济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19064201号-1

投稿信箱:110@chcpa.cc 求助与合作热线:17338108848(北京) 025-58907110(南京)

机构人员 中国民营科技实业家协会人文关怀专业委员会

法律顾问:北京市盈科(南京)律师事务所 奚洁虹律师